生活百科苑

周恩来临终前为何特意约见罗青长

2017-08-10 11:16 图文编辑:海波 点击:次


众所周知,周恩来是中共隐蔽战线的创始人和领导者,在国共斗争中,与许多重量级潜伏者长期保持秘密单线联系。罗青长则长期受周恩来领导,从事秘密情报工作;1973年,中央调查部恢复建制之后,罗青长担任负责人,直至该部改组合并为国家安全部。基于这样一种背景,熟悉党史之人大多亟欲了解:1975年12月20日,周恩来临终前夕特意约见罗青长,二人究竟密谈了些什么。

按公开的说法,周、罗二人谈到了台湾问题。《周恩来年谱》记载:“12月20日:上午,体温三十八度七。约罗青长谈对台工作问题,询问台湾近况及在台老朋友的情况,嘱咐不要忘记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其间,两次被病痛折磨得说不出话来,并进入昏迷状态。最终不得不中止谈话。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约中央部门负责人谈话。”官方出版的《周恩来传》的说法,与此大致相同。

罗青长当时领导的中央调查部,确实负责对台秘密统战工作,密谈涉及对台工作,并不奇怪。但问题是:周、罗二人所谈,仅仅只有对台工作吗?恐怕并不尽然。周恩来卫士高振普是周、罗密谈的见证者。据他回忆,周恩来约见罗青长的心情相当急切:

“12月20日晨5时,总理让我请罗青长来医院,他声音很低,口里重复着罗青长的名字。核准后,我要通了罗青长的专线电话,……我回到病房准备向总理报告已通知到罗青长。但当我靠近病床时,总理已经睡着了,所以只好等他醒来。我站在床边,一直等到他醒来,他睁开眼便问我:‘通知到罗青长了吗?’这次吐字特别清楚,我说已告诉他本人,总理说:‘他一到就让他马上进来。’”

罗青长抵达305医院后,由高振普陪同去见周恩来。高回忆说:

“罗青长疾步走近病床,握着总理的手,叫了声‘总理’,就哽咽了,总理示意他坐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开始与罗青长谈话,总理说话声音很低,但吐字还清楚。罗青长看着总理消瘦的面容,难过和激动的感觉一齐涌上心头,同时又有些紧张,他说听不清总理讲什么。有些话是我把耳朵贴近总理嘴边才能听清,然后再说给罗青长,有的事情我可以懂,有的事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原话照传,我问罗青长:‘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说:‘懂,你就照传吧。’谈话进行近二十分钟,罗青长握着总理的手说:‘请总理放心,台湾方面的工作会继续做,按照总理的交待多做工作,简报的事会更加细心,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总理点点头,说:‘我要休息一会儿了。’罗青长恋恋不舍地走出病房。”

按高振普的说法,因罗青长听不清,周恩来的许多话,需经过他来转述。但高振普对周的部分话语,虽能听清,却并不能听懂,“有的事情我可以懂,有的事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原话照传”;罗青长则表示对周的话不存在任何理解障碍。无疑,这意味着周、罗密谈的,是秘密情报类的事情,二人对谈话内容心存默契,作为传话者的高振普反而如坠云雾之中。

另一当事人罗青长,1997年接受中央文献研究室人员访谈时,对周、罗密谈的具体内容,也仅仅提及交待对台工作:

“我在西花厅换乘了总理司机老杨开的那个吉斯车到305医院。我看到总理当时吊着输液瓶子,面色很憔悴。总理强忍着疼痛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青长,我平时不病,没想到这时病成这个样子,我还能看到你。当时我心情很沉重,我只说了一句,我说我知道,党政军一些老干部都很关心总理的健康,希望总理早日康复。后来总理就说,我找你来谈台湾问题。他说:我平常给你们讲的台湾那些老朋友,他们这些人,过去对人民做了有益的事情,你们将来千万不要忘记他们,一切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你们都要不要忘记他们。讲到这里,总理实在疼痛难忍,他只好说,青长,休息10分钟吧,休息10分钟后,我们再谈。后来他闭上眼睛,昏迷过去了。我在他的治疗室的旁边等待。等到中午以后,总理还是没醒过来。我觉得不能再耽搁他老人家的治疗,打电话请示邓大姐,邓大姐说,他现以已经昏迷了,可能过去的事情已经忘记了。我只好告别了。”

但从罗青长的叙述中不难看出,对“台湾那些老朋友”的关照,是谈话末了时的内容。此前还谈过什么,则没有交待。综合高振普的回忆,二人谈话中那些高振普听得清却听不懂的内容,显然不是对“台湾那些老朋友”的关照,否则高振普不至于听不懂。

周、罗密谈内容究竟如何,如今还是一个谜。按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卢荻的说法,“1975年l2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总理周恩来在弥留之际,将总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央调查部负责人罗青长约到身边谈话。周恩来提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名字,其中就有杨登瀛。”此说或许可信,周在临终之际将自己所掌握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名字”转交给中央调查部负责人罗青长,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此外,杨登瀛是周恩来秘密工作生涯早期在国民党内发展的第一个高级间谍,1969年12月19日被折磨致死,临终时曾再三声明:“我不是特务,不是叛徒,也不是什么内奸。我到底算一个什么人,自己也说不清,但周恩来是知道我的。”周作为秘密战线的最高领导者,临终之际,对罗青长提及杨登瀛,大概也有为秘密工作者在建国后长期遭受不公正压制乃至迫害鸣不平的意思在其中,即所谓:“一切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你们都要不要忘记他们”。周、罗最后一次密谈中的这些意蕴,无疑是在提醒后人:在考察周恩来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确切历史坐标时,绝不能忽略其在秘密工作领域的地位。周的许多行为与境遇,也须加入此种身份,才能看得更加清晰。

?
相关报道
图文推荐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